一码中特
首頁 > 新聞 > 品牌欄目 > 凡人歌 > 正文

【愛心大娘】聊城癱瘓女子被棄 獲十余大娘照顧

核心提示: 33歲的劉小芳沒想到能活到現在,在她30歲那年,身患重病,連筷子都難以拿起、被前夫遺棄在茌平縣博平鎮盧莊村不管不顧。村內十幾個60多歲的老大娘知道后,輪流為她送飯,還為她端屎端尿照顧起居。

因為渾身無力,劉小芳連六個月大的兒子都抱不起來。

因為渾身無力,劉小芳連六個月大的兒子都抱不起來。

日,老大娘一見劉小芳就噓寒問暖。

2日,老大娘一見劉小芳就噓寒問暖。

33歲的劉小芳沒想到能活到現在,在她30歲那年,身患重病,連筷子都難以拿起、被前夫遺棄在茌平縣博平鎮盧莊村不管不顧。村內十幾個60多歲的老大娘知道后,輪流為她送飯,還為她端屎端尿照顧起居。

這群老大娘為劉小芳做的遠不止此,為了她的下半生能有依靠,這些老大娘又當起了“紅娘”,為她找到了現在的丈夫宋連勇。12月3日劉小芳和丈夫又回到了盧莊村,父母雙逝的劉小芳告訴記者,“這村子是我娘家,大娘們都是親娘”。

文/片 齊魯晚報記者 郭慶文 

身患重病

年輕女子被棄出租屋

“還沒摔夠嗎?讓你拿根拐杖就是不聽!”12月3日下午2點多,茌平縣博平鎮盧莊村的一家小超市里,幾位老人圍在一起摸著劉小芳受傷的額頭,傷口是劉小芳幾天前扶著墻嘗試走路時,摔倒造成的。從全身無力只能躺在輪椅上到可以嘗試走路,她對自己的“進步”欣喜不已,看著老人們關切的眼神,劉小芳告訴記者,“這些都是給了我二次生命的娘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的什么病,幾家醫院給的答復包括運動神經元病變、頸髓空洞、重癥肌無力,是一種類似漸凍癥的不治之癥,一直沒有確診。”劉小芳說,自從2009年得病,自己的人生被徹底改變了。

得病前,劉小芳有著圓滿的生活,她和前夫在大連打工,高中學歷的她做辦公室工作,很清閑,還有時間照顧女兒。可是在2009年,她感到全身沒勁。當年6月,劉小芳和女兒回到老家,她的病在醫院被初步診斷為頸髓空洞,“這意味著我會全身癱瘓。”不認命的劉小芳來到北京治療,但仍不能確診。倔強的劉小芳回了家,一邊照顧女兒上學,一邊喝中藥調理身體。  

不久,前夫回了老家,兩人干手工活維持生計。可是,劉小芳的病越來越重,不但正常生活無法自理,嘴上也沒了力氣,說話變得含糊不清。雪上加霜的是,前夫也漸漸疏遠她,還以感情破裂提出離婚。

“當時沒人管我,只有7歲的女兒在暑假的時候照顧我,給我洗衣、做飯、穿衣服。”劉小芳說,她的父親早逝,生病不久后母親因事故也過世。前夫提出離婚后,為不讓孩子跟著她受罪,劉小芳與前夫商議,自己可以暫時出去住,只要前夫給她看病。

2011年8月份,前夫把劉小芳送到了盧莊村的一間出租房里,找了一名鄉村醫生為她看病。搬出去三個月后,雖未離婚,可前夫不再為她看病,讓她一人呆在冰冷的出租屋里,不管不問。“當時就等著餓死解脫了。”劉小芳告訴記者,沒有十幾個大娘輪流照顧,也許她早就死在村頭了。

十幾名老太輪流送飯

給她二次生命

3日下午,照顧過劉小芳的大娘們陸續來到了小超市,大娘們七嘴八舌地向記者講起了劉小芳的可憐遭遇,“當時瘦成皮包骨頭,耷拉著頭,說句話也難。”83歲的王奶奶拉著小芳的手說,當時大家看著這閨女怪可憐,誰家做好了飯就輪流給她送。 

“現在臉上有肉了,紅撲撲的,說話也越來越清楚。”王桂喜老人今年65歲,經營著盧莊村這間三十多平米的小超市,超市東邊不遠就是劉小芳的出租房。因為離得近,又開著超市,王桂喜沒少端著吃的往出租房里送,而像她這樣的好心人在村里就有十幾位,今年72歲的付桂英老人、70歲的楊桂英老人、70歲的吳冬玲老人、61歲的周鳳蘭老人……

由于劉小芳生活不能自理,每天晚上10點多,大娘們會過來扶著劉小芳上廁所,然后幫她脫衣服,蓋好被子,再從外面把門鎖上,早上再打開門,給她穿衣服,送飯。從2011年被拋棄在出租房里后,一年多的時間里,劉小芳和大娘們就這么走過來了。  

“有一次晚上她自己上廁所摔倒了,流了一大攤血,把我們嚇壞了。”王桂喜說,害怕再次發生意外,她第二天早上五點就去開門,沒想到有兩位老人不到四點就過來陪她了。“我們都是些上了年紀的,不可能照顧她一輩子。”經過這件事后,老人們決定給劉小芳再找個人家,至少能管她吃喝。

怕死后無人照顧她

大娘們為她尋伴侶

“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就是覺得可憐,特別的瘦。”宋連勇今年32歲,2012年中秋節前兩天,經過大娘們牽線,他見到劉小芳。“說話很不清楚,只能讓她慢慢地說,才能溝通。”起初只是可憐、想照顧她的宋連勇,每天從18里外的劉古村趕到盧莊村,送飯、喂飯、洗衣……漸漸的,大娘們的活兒他都做了。  

劉小芳不愿意耽誤宋連勇,把自己最壞的情況都跟他講明了,但宋連勇毫不在乎。“他人不孬。”劉小芳覺得有了依靠,不用再麻煩大娘們了。 

在盧莊村的日子里,劉小芳一直接受針灸拔罐治療。為了方便后續的治療,宋連勇還搬到盧莊村的小屋里,一邊在周圍打工一邊照顧劉小芳。一次出門打工,劉小芳摔傷后,他再也不出去了,一直守在她身邊照顧。宋連勇說,妻子非常聰明,負責動腦,他是兩個人的手和腳,負責做。  

宋連勇通過了大娘們的“考驗”,大家自發捐款,周圍的幾個村子也加入進來,為劉小芳捐贈了兩萬多元用于治病。宋連勇的父母也接濟他們,親戚朋友們湊錢在他們居住的小屋里開了一個代售點,賣一些雜貨維持生計。

為愛冒險

她生下了孩子

2013年8月,劉小芳懷孕了。“她這樣的身體狀況,我從來不敢想讓她給我生孩子。”宋連勇說,害怕妻子發生意外,他想放棄這個孩子。

“公公66歲,婆婆55歲了,他是唯一的兒子,我知道老人想抱孫子了。”劉小芳說,一家人從來沒有嫌棄過她,即使拼了命也要為宋家生個孩子。對于此事,劉小芳非常堅決。 

2014年初,劉小芳和前夫辦了離婚手續,和宋連勇登記結婚,并搬到了婆家劉古村居住安心養胎,能不能安全生產?生下的孩子是否健康?在劉小芳懷孕的9個多月里,身邊所有人都在緊張中度過,婆婆、大娘們的生活也圍著她轉。

在這種緊張的氣氛中,預產期終于到了。“怎么能讓她生孩子,太危險了!”2014年5月15日,宋連勇被聊城市人民醫院的醫護人員“埋怨”,經過專家分析,醫生決定給她剖腹產。幾個小時后,當6斤重的男嬰呱呱墜地,母子平安,現場的醫護人員都哭了,又是捐錢又是捐贈營養品。“我做了錦旗送給大夫們。”宋連勇說,一路上遇到了太多好人。

劉小芳說,懷孕時因孩子健康忐忑難安,得知孩子健康時,幸福得都要暈了過去,她覺得,這個小家伙是自己生命的延續,也是未來她對大娘們和其他好心人感恩的延續。

“能幫俺閨女

聯系個醫生治病嗎”

兒子滿月的時候,劉小芳把大娘們請來吃席。看到劉小芳過得越來越好,老人們非常自豪。“這是行善積德的好事,這兩年相處,她跟我們的閨女沒啥分別了。”

生完孩子后,熟人幫忙介紹了一位醫生,現在經過幾個月的理療,劉小芳身體明顯好轉。“飯量增加了,說話也有力氣了,還能慢慢站起來。”劉小芳說,現在還要靠丈夫每天抱來抱去給她治療,要是有一天能好起來,親手抱抱孩子,那該多好啊! 

“請記者幫幫忙,能給俺閨女聯系個治病的醫生不?”3日下午,劉小芳被丈夫抱上了車,依依不舍地與大娘們告別,十幾個大娘圍著記者,希望找個好大夫,能治好劉小芳的病。 

【換個姿勢看山東-天天豪禮有驚喜-全新界面國際范兒】

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

齊魯壹點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相關閱讀
關鍵詞: 劉小芳 宋連勇
責任編輯:白麗
0
一码中特 游洋棋牌 赛车不玩怎么注销 加拿大pc28官网下载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2019066期 顶呱刮国宝促销活动 中国足球彩票推荐 极速赛车开奖一分钟 电子游戏藏分出黑指南 福建体彩今晚开奖结果 五分彩万位公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