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码中特
首頁 > 新聞 > 品牌欄目 > 凡人歌 > 正文

患者3年前欠下134.7元住院費 專程來濟南補交

核心提示: 在省中醫住了兩天院后,躺在病床上的張豐美估計著1000元錢應該花得差不多了,為了不讓丈夫犯愁,她強忍病痛,悄悄離開了醫院。

本報記者 王若松 見習記者 許亞薇

“陸主任,你好,三年前我家人在省中醫住院,欠了醫院一百多元.這兩年我在外地打工,剛回家,我想找你把欠下的住院費補交上,我是張豐美的家人。”這是十幾天前,省中醫心病科副主任陸峰收到的一條短信。

3年前,因為家里窮,舍不得住院,泰安的張豐美強忍病痛悄悄出院,欠了醫院134.7元;3年后,他的丈夫宗雷來到山東省中醫院還錢,為的只是那句承諾:“俺雖窮,但欠下的賬一定還!”

為省路費,丈夫騎摩托載妻來濟看病

22日,泰安市岱岳區化馬灣鄉雙河村。兩張小木床、幾把破椅子、三間空房,這就是宗雷和張豐美夫婦的家。

省中醫心病科副主任陸峰帶著藥品,來到這里看望張豐美。張豐美4歲的兒子嘉豪見家里來了生人,羞澀地躲到媽媽身后,不時探出頭來。

2009年,已經38歲的張豐美懷孕了。因為妊娠年齡較大,身體要承受種種不適和危險,但她執意要生下這個孩子。豈料寶寶出生后,張豐美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。

“大概娃兒40多天時,心口疼得厲害,整個身子都麻了,根本上不來氣。”張豐美說,開始以為是感冒,沒有放在心上,誰知病情卻愈發嚴重起來。

當時,宗雷還在濟南打工,為了照顧妻子,也節省在濟南的租房開支,全家只好回到泰安老家。

妻子生病,家里又添了個娃,對沒了收入來源的宗雷來說,無疑是雪上加霜。“好幾次看她實在疼得難受,要帶她去醫院,她怕花錢都不去,就這么強忍著。”回憶起以前的生活,宗雷眼圈泛紅。

2010年9月初,張豐美病情再度惡化,宗雷七拼八湊帶上1000元錢,騎著三輪摩托車,載著妻子,從泰安老家一路來到山東省中醫院。

沒錢治療悄悄出院,欠下134.7塊錢

“張豐美來的時候病情非常嚴重,是典型的圍產期心肌病,也就是心臟衰竭,隨時都有生命危險。”11月21日,回想起當時的情景,省中醫心病科副主任陸峰說。

在省中醫住了兩天院后,躺在病床上的張豐美估計著1000元錢應該花得差不多了,為了不讓丈夫犯愁,她強忍病痛,悄悄離開了醫院。

“出院時總共花了1134.7塊錢。我們都知道他們家困難,為了省路費都是騎著摩托來的,所以走時欠下的134.7塊錢,醫院就主動幫他們結了。”陸峰說。

回泰安老家之后,夫妻倆心里一直記掛著欠醫院的錢,“這期間通過電話,我們說這錢不用還了,醫院已經替他交上了,但他說不行,一定要還。”省中醫心病科病房護士長朱鳳回憶說。

照著陸峰開的藥方,張豐美在當地拿了些藥,為了節省治療費用,還慢慢學會了給自己打針。她的病情時好時壞,好的時候能下地給孩子做點兒飯,疼起來就讓宗雷用力按按,咬咬牙挺過去。

從2011年起,為了多掙些錢給妻子看病,宗雷先后在浙江紹興和寧夏銀川等地打工。“因為沒錢,嘉豪都4歲了也沒上幼兒園,大女兒考上高中也沒去上。在外打工的這些年,想想他們娘仨,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。”宗雷哽咽著告訴記者。

打工回家第一件事,到醫院還錢

今年11月9日,陸峰的手機忽然接到一個陌生號碼發來的短信,短信上說:“陸主任,你好,三年前我的家人在省中醫住院,欠了醫院一百多元錢沒交上,這兩年我在外地打工,剛回家,我想找你把三年前欠下的住院費補交上,我是張豐美的家人。”

陸峰告訴記者,看到短信的瞬間,他心里特別感動,“從醫這么多年,欠賬的病號見過不少,但一般都沒了下文,像他們兩口子這么樸實誠信的,還真是沒遇到過。”

此時,宗雷剛從寧夏銀川回到泰安老家。11月11日,宗雷帶著134.7塊錢,從泰安老家再次來到省中醫,為的只是3年前自己在電話中的承諾:“俺雖窮,但欠下的賬一定還!”

宗雷到醫院時,朱鳳正在護士站值班,“都過去3年了,我們都不記得了,他從兜里掏出那134.7塊錢的時候,我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。”

【換個姿勢看山東-天天豪禮有驚喜-全新界面國際范兒】

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

齊魯壹點

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責任編輯:宋曉陽
0
一码中特 新彊福利彩票时时彩查询 极速飞艇技巧攻略 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韩国房地产走势 福彩36选72019065开奖结果 推荐比较好的捕鱼游戏 竞彩预测套用公式 辽宁福彩35选7下期予侧 澳洲幸运5计划贴吧 下载彩票app送18盈利可提现